《国家发展进程中的国企角色》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编著

    译

中信出版集团


改革开放推动了中国的崛起。怎样将中国的发展经验进行系统梳理,构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理论体系,让世界理解中国的发展模式?怎样正确总结改革与转型中的经验和教训?怎样正确判断和应对当代世界的诸多问题和未来的挑战,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都是对中国理论界的重大挑战。


2014年8月,中信集团成立了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致力于推动中国改革发展问题的研究,并携手中信出版社共同进行《中国道路丛书》的顶层设计。


《中国道路丛书》的学术委员会和编辑委员会,由多学科多领域的专家组成,共同使《丛书》成为中国理论创新的孵化器,中国学派的探讨与交流平台,研究问题、建言献策的智库。


《国家发展进程中的国企角色》的作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围绕政府在多大程度上依靠国有企业(SOE)实现发展政策和产业政策的目标为核心进行深入研究,最终形成这部权威报告。“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国家发展进程中的国企角色》可以厘清关于国有企业的社会认识,指导我国国有企业的当下改革,并能对走向国际的中国国有企业做出一定参考与指导。


作者简介

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OECD),推动政策以提高全世界人民的福祉。OECD称之为通过其工作使“更好的政策为了更好的生活”(Better Policies for Better Lives)。OECD与各国政府合作来鉴定好的政策以支撑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凝聚社会和保护环境。


内容概要

本书主要探讨在国家发展过程中,国有企业究竟发挥了多大的作用,扮演了什么角色。当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全球性反思,把国有企业机制放到国际环境讨论,本报告提出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政府在国家发展中到底干预到什么程度。这份报告将多种不同形式国家发展模式和经验进行比较,给出非常有价值的研究和宝贵案例,极具参考性。


目录

第一部分  导言和主要发现

第一章  国有企业与发展一瞥

第一节  国家在发展中所起作用的相关理论与发现

第二节  产业发展政策和国企的角色

第三节  国家控制的更有目的性的干预工具

第四节  本书余下章节的小结与主要发现

第二部分  将国有企业作为发展工具的经验

第二章  新加坡和其他东盟国家的案例

第一节  导言

第二节  新加坡

第三节  亚洲其他国家的经验

第四节  结论

第三章  巴西:历史与经验教训

第一节  导言

第二节  巴西的国有企业和发展目标

第三节  相对于国有企业,与国家相关的替代选择:巴西国家开发银行的作用

第四节  结论与经验教训

第四章  印度经济发展中的国有企业

第一节  印度经济史

第二节  印度国有企业的作用、绩效与分布

第三节  印度国有企业面临的挑战

第四节  印度国有企业的替代选择

第五节  结论与教训

第五章   中国经济发展中的国有企业

第一节  发展战略、产业政策和国有企业总体状况的变化

第二节  国有企业的公共政策功能及其效果

第三节  国有企业的替代选择

第四节  小结与政策含义

第六章  南非国有企业的演变

第一节  引言

第二节  国有企业与经济发展

第三节  国有企业与工业化的案例

第四节  国家所有权的模式

第三部分  国际市场中的国有企业

第七章  国有企业的国际投资

第一节  国有企业的国际投资趋势

第二节  对于国有企业投资的国际政策框架

第三节  小结

第八章   国际贸易中的国有企业

第一节  国有企业在全球经济中作用凸显

第二节  一个担忧的原因

第三节  现有的和新制定的国际规则

第四节  小结


序言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使命是改善世界经济与社会民生提高全世界人民福祉的政策。我们称之为通过我们的工作“推行更好的政策,以实现更好的生活(Better Policies for Better Lives)”。我们与各国政府合作鉴定能支撑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凝聚社会和保护环境的好政策。对于所有的政策制定者而言,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优先目标,但是对于新兴经济体而言,找到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途径更为重要。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中的很多人注意到对于企业部门的政策已再度引起广泛关注。在较为发达的经济体,2008年爆发的国际经济危机导致人们对产业竞争和结构优先级政策的再思考;而在新兴经济体,对于企业部门政策的讨论从来就没有真正停止过。在新兴经济体的一些国家,政策行动往往由范围广泛的优先改革目标所引导,并在国家发展战略和政策中得以落实。OECD长期以来的立场是,遵循市场原则的政策比支持必要的结构性改革的政策更有效果。然而,我们不能忽视这样的事实,很多国家,如一些亚洲国家依靠更多的国家干预获得了增长和发展,取得了明显的成功。


那些决定依靠特定发展战略的政府需要问自己几个问题,包括它们想成为怎样的干预主义者(Interventionist)。经济学教科书告诉我们,在市场有缺陷时需要政府干预——如果政府有能力修复的话。但是一些政府所做的远不止于此,例如,在发展进程的早期培育“幼稚产业”(Infant Industries)。经典的经济学思维认为,应用这种方式的国家需要选择那些从一开始就具有竞争力的产业。然而,根据另一批近年来日益引起重视的不同学派的看法,比较优势并不是因有先天特性而被开发出来的天赋,而是通过政府有目标的政策和战略发展出来的。


在我看来,这引起了其他一些问题。一旦一个政府已经决定了总体战略,它就需要考虑如何去实施。在这一点上,各国有所不同。一些国家政府主要通过法律、规章和给予私营部门相应激励来干预市场;另一些国家的政府则采取一种更加亲力亲为的方式,由国家控制大部分的产业经济。本报告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政府在多大程度上依靠国有企业(SOE)实现发展政策和产业政策的目标。OECD对这一主题有着独特兴趣,这对于政府所有权和企业的公司治理标准设定以及知识的分享而言,是一个前沿话题。


把国家发展进程中的国有企业放在国际政策环境中进行讨论也是必要的。各国政府也许决定采用完全超于国内环境的完美手段去干预市场,然而,如果考虑到企业竞争的国际化,外国的竞争者们也许会面临不公平竞争。它们的政府也许会代表它们进行干预,这将引发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在当前新兴经济体的国有企业与发达经济体的私营企业日益竞争的世界格局中,这一考虑显得非常重要。因此,关键的问题是,一个国家如何在将国有企业作为发展工具的同时,确保不损害现有的全球竞争格局。


我们希望,无论是OECD成员国还是合作国家的政府,都能继续就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如何共同携手为全社会谋福利交流经验,加深国际对话。


 OECD副秘书长玉木林太郎(Rintaro Tamaki)

更多>>课题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