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1月26日,时任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正式接替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自此易会满也正式离开他为之奋斗了35个春秋的中国工商银行,迈入证监会,作为资本市场2019年开年变动,可谓备受关注。随着改革逐渐进入深水区,资本市场的稳定发展显得更加重要,易会满的证监会主席身份也十分引人关注,无数的股民、投资者、机构都在问:他将面临什么,他将做些什么,他又能做些什么?

绿法联盟研究院将尝试对易会满对资本市场的观点进行简要盘点,并对其上任后面临的挑战进行梳理,共同关注中国资本市场未来发展方向。

一、盘点:近一年易会满的主要观点

近一年来,易会满对资本市场发出鲜明的市场观点及言论,相关言论主要集中于他对银行业,金融风险管控,银行估值,债转股等方面。从这些言论中,其对于资本市场以及金融行的理解,可见一斑。

1.谈金融新环境

易会满认为,当今世界正经历新一轮的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面对世界经济格局的深刻变化,中国将坚定不移地奉行互为共赢的开放战略,持续放开市场准入,营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中国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

他分析称,一方面,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正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金融市场改革不断深化,金融乱象治理取得了积极成果,将从多个维度重构金融生态环境。13亿的内需市场和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中等收入群体将产生丰富的金融需求,将为银行创新发展提供广泛的空间。

另一方面,中国目前面临着“成长的烦恼”和“前进中的问题”:一是国际经济不稳定,不确定,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加剧,给银行经营带来更多风险;二是实体经济运行困难增多,区域、企业分化趋势加深,有可能向金融领域传导,这需要经历一个艰难的阵痛期;三是金融科技发展带来创新动力的同时,也对银行传统经营理念服务模式带来了挑战;四是全球银行业金融强监管周期,中资银行走出去面临更大的合规压力与挑战。

2.谈银行业风险管理

对于银行业,他认为,需要客观、理性地看待银行业,更需要用战略的、宏观的思维来看待银行业,还需要善于把握银行业的发展趋势与规律。

从风险管理角度看,易会满则多次强调,加强金融风险管理与服务实体经济是高度统一的。易会满也在2018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面对外部环境的新变化,要保持定力、坚定信心,遵从商业银行的经营规律,稳不忘变、稳不忘忧、稳中求进。”而对风险的重视,也使得在宏观经济下行,银行业整体不良率上升的情况下,工商银行的不良率得以连续七个季度降低。工商银行最新公布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末,不良贷款率1.53%,环比下降1BP。

对此,就未来银行业的发展,易会满从五个方面做了思考,他认为,一是要坚持服务本源,以金融的力量助推贸易投资自由化跟便利化;二是要进一步加快创新领跑,以科技变革推动银行再造;三是要坚持转型升级,加快由资产持有大行向资产管理大行转变;四是要坚持风险管控为基,全面加强合规与风险管理;五是要激发金融全要素的活力与效率。

3.谈债转股

对于债转股方面,他认为,债转股是阶段性的、市场化的,是财务性的投资,而不是谋求控股或者收购。希望通过债转股,帮助企业优化财务结构,增强发展后劲,为企业、为市场增添信心、增强预期,同时有利于化解银行融资风险,也有利于银行取得合理的财务回报。

就债转股的签约情况,易会满谈到,民营企业债转股也是个新的尝试,工行现在已经跟近50家大中型民营企业初步达成意向,有6家企业进入实质性操作。工行的债转股是阶段性的、市场化的,是财务性的投资,而不是谋求控股或者收购。希望通过债转股,帮助企业优化财务结构,增强发展后劲,为企业、为市场增添信心、增强预期,同时有利于化解银行融资风险,也有利于银行取得合理的财务回报。

4.谈银行估值 

对于如何对银行估值,易会满认为应当从三个方面考虑:

第一,要全面客观地判断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跟发展预期,“尽管有挑战,但中国经济在全球增长势头最快之一的大趋势不会变”。

第二,要全面判断金融科技对实体金融的影响。“我觉得,市场对这一点反映的不是很客观。”易会满说,不可能谁替代谁,也不可能你死我活。总体经过这五年时间的发展,现在的情况是各有定位,优势互补,是通过合作来共同推动金融业的创新发展,因为不管何种形态,尊重金融规律是硬道理,违反规律肯定受到惩罚。

第三,要全面客观判断资本及资产质量、净息差等商业银行经营的核心要素,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善于分析核心竞争力的构成要素。“我们还要善于发现中国银行业经营环境的特有优势,实际上大家比较一下全球银行业,中国银行业的外部环境比世界上很多国家要好得多。”

5.谈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对于民企融资难问题,易会满认为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民企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

所谓“融资难”,易会满判断,主要不是难在民营企业经营出现大面积实质性的变化,实际上是民营企业特别是大中型民营企业经营有进一步分化,有的是发展中的问题,有的企业可能会被市场出清;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这个流动性压力主要是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渠道受阻,包括发债困难、股权质押融资等等带来的一些风险,使个别民营企业的存量融资到期无法正常接续。实际上,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融资余额是增长的,授信也是保持基本稳定的,并没有出现抽贷、限贷等歧视性措施。

所谓“融资贵”,易会满认为,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这些社会融资渠道的成本高企,直接抬高了整个企业的债务成本。所以总的来看,解决这一轮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带有鲜明的阶段特征,要分清楚难在哪里,贵在哪里,才能够分类施策、分类指导。

6.谈居民储蓄率

对于谈居民储蓄率问题,易会满在2018年3月份“防控重大金融风险”分组会上表示,无论是从当前经济社会发展阶段,还是从金融配置效率上看,都应该高度关注居民储蓄率,防止下降过快引发经济金融风险。

易会满指出,居民储蓄率下降有其必然性,但带来了一些影响:一是居民储蓄率下滑过快不利于经济高速发展,在当前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转结构方面,依然需要大量资金配套,现阶段经济增长需要维持比较稳定的储蓄率,这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客观性;同时在我国整体负债水平上升情况下,较高的居民储蓄率提供了缓冲空间和安全垫,如果下降过快,会增加实体经济不确定性;其次,会降低金融配置效率,抬高实体经济的整体融资成本。第三,储蓄率下降过快,将加大流动性风险,影响货币政策传导。

针对居民储蓄率过快下降的问题,易会满建议,从战略层面、宏观调控、监管政策、市场引导等方面都应未雨绸缪,关键是正本清源,规范有序。

一是要回归资管业务代客理财本质,打破刚性理财;二是进一步加强各种金融机构的规范,比如货币基金有的具有投资、支付多重功能,有的无牌经营,存在高杠杆高收益高风险问题,要进一步正本清源,把握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本质,厘清货币基金的真正属性和功能边际,杜绝监管套利,控制杠杆率,引导规范理性发展,坚持商业银行在金融配置方面的主导地位;三是加快推进资产证券化,完善配套政策,盘活信贷资产,增加资金流动性。

二、易会满的挑战清单
1.科创板落地或成首重
 易会满是证监会迎来的第九任主席。不过,这个职位或许并不好做,不仅要面对大量的股民、中介机构、上市公司,还需在防范金融风险的情况下推动科创板落地,并试点注册制。
北京地区某私募基金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资本市场对境外投资者逐步开放、注册制的试点和科创板的设立,如何监管资本市场,推动直接融资市场规范发展、服务实体经济,对于新任证监会主席来说,是一个复杂而艰巨的任务。”
业内普遍预计,如何确保科创板并试行注册制在上交所的尽快落地,会是易会满面临的第一项挑战,也是重点任务。
2.风险监管或成战略
其次,则是要考虑如何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并扩宽直接融资渠道,服务实体经济。2018年,随着大盘走低,部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逐渐暴露,债券违约现象多发。在此情况下,如何保护投资者权益、完善上市公司退市制度、优化IPO和再融资制度,扩宽直接融资渠道,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也是绝大多数市场投资者最关注的话题。
3.银行业旧有问题仍需管控
合理管控银行业,对稳定资本市场促进资本市场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民企融资难,包括发债困难、股权质押融资等等带来风险,使个别民营企业的存量融资到期无法正常接续;债转股;银行估值;以及居民储蓄率低等问题都仍需予以关注。
4.资本市场开放成趋势
此外,和前任们不同的是,易会满面对的将会是一个更加国际化、更加开放的资本市场。2019年初,QFII、RQFII制度不断完善,额度扩大,更多的境外资金涌入A股。目前“沪通”在稳妥推进,而MSCI指数比重也预计将再次提升。毫无疑问,国际投资者将在中国股票市场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新浪财经

更多>>课题成果